一千禾

又名…鸽子…更新啊…你说啥…我没听见…填坑…填坑是啥…

刀與惡犬(預告)

作為現任武裝偵探社社員,泉鏡花對過去並不在意。因為現在她有了一群好夥伴。
但是…在陰影中停留的時候…卻又總是想到一個人。
好奇怪啊。
這麼想著,停止了咀嚼。這個時候,可樂餅是吃不了的了。
一陣微風吹過,吹起了幾根不安分的頭髮。
似乎,這陣風把什麼東西從另一個地方吹來了。

……
與此同時的一棟大樓的樓頂上,站著一名穿著黑色風衣的男子。灰白色的發尾與上半部分的黑色也隨著風舞動。
他只是呆呆地、呆呆地看向某處。
那裡,有著他的希望。和…

暂退。因为学习什么的…稍微有点难过啊。

所以,质量获胜!
更新时间不定期了哟

问个问题…质量还是速度…?

ooc就很难受…

如果收养芥芥的不是太宰而是他们(五)

【港口黑手党——森鸥外篇】(2)
1.
吩咐人把东西都准备好后,他便走上楼去叫人。
“爱丽丝酱,有好好对芥川吗?”他半蹲着,身子微微前倾,伸出左手摸了摸金发小女孩的头。
“当然啦!芥川那么可爱的说!”爱丽丝有些嫌弃地小跑到芥川的身边,“再摸头就长不高啦!”
说罢,便转过头,认真地注视着芥川龙之介的眼睛。
“芥川酱绝对不能长得比我还高哦!”
龙之介愣愣地看着她,随后郑重地点了点头。

“其实芥川已经比你高了…”
“林太郎你说什么!”
2.
“幼儿园那种东西也不是很需要。请个老师就好。而且现在这样的春游比幼儿园组织的更自由对吧?”男人那双笑着的眸子注视着芥川低下的头。
他张了张口,却没说一个字。
“嗯?”
“是的。”
“会觉得无聊吗?”
“不…”小小的手把衣袖抓出了褶皱。
“龙之介为什么还是这么拘谨啊…”爱丽丝揉了揉眼睛,又打了个哈气。
“我们是家人对吧?”还是有些困的爱丽丝抱住了芥川龙之介,又闭上了眼睛。
森鸥外察觉到了男孩的身体僵硬了一瞬,但也只是笑了笑,继续看着前方。
3.
在山顶上的一棵樱花树下,摆上了带着方格装饰的野餐布。除了装着食物的篮子,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还把茶几搬了上来。
“果然没有茶的赏樱是不完整的啊…”森鸥外眯着眼睛说道。爱丽丝吃着蛋糕,没有回答,而芥川龙之介则是看着飘落的樱花发呆。
“诶…没人回答我的吗。”
此时爱丽丝像是想到了什么,将蛋糕送到了龙之介的嘴边。
“芥川酱,啊——”
“啊…”他顺从地张开了嘴。

看来森先生还是没有什么地位啊…
4.
“在想什么?”
“啊…没什么…”
这样的对话不止重复了一遍。男孩始终不愿意回答。
“不必这样哦,”他把左手放在了男孩的头上,“希望有一天我能听到你说出真实的想法。”

因为学业…所以周末更。(说得好像按时更过一样)
鸽子的哭泣。嘤。

从未相识(?)

1.尝试刀子注意。
2.与原作剧情无多大出入…

1.
芥川龙之介小的时候,在贫民区生活过一段时间,直到后来,有人领养了他。据他回忆,那是段非常黑暗的日子…每天都要担心自己是否能存活。

中原中也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此时他正在欧洲,所以不在日本。
2.
因为年龄的关系,就没有上幼儿园,直接上小学了。他的成绩没有问题,是全年段第一。只是,没人愿意和他玩,他本身也不爱说话。

此时,中原中也仍在欧洲,平凡完成的他,正在庆功宴上。他摇晃着酒杯,注视着里面的红色的液体。
3.
一晃,芥川龙之介13岁了。上了初中。身为中学生的他,因为身体的原因,没法剧烈运动,所以体育课时,他都在保健室呆着。这时的龙之介的脸也越发俊俏,已经不能再说是可爱了。一些女孩甚至为了见他,在体育课时装病去保健室,只是为了在他隔壁的床上和他一起休息。

中原中也完成了任务,回到了横滨。但又接到了新的任务,日复一日的工作。
4.
又过了几年,龙之介已经是名高中生了。因为苍白的肤色、病弱的身体和优雅的姿态,被爱慕者称为“保健室的贵公子”。身为高中生的他,同时也是学生会会长。在大多数人心中的粉色校园生活中,龙之介成为了SSR般的存在——因为他基本不出席活动。

中原中也的生活仍是没有改变。只不过现在加了和武装侦探社作对以及被前任搭档气到跺jio。
5.
身为大学生的芥川龙之介将自己这些年积攒的作品全部发表了。于是,在文学界掀起了轩然大波。网络上更是有人吐槽“为什么整本读物都是一个作者的文章啊”。虽然后面还有一句“虽然挺好看看不厌就是了…”
嗯,真香。

于是,中原中也在他最喜欢的书店里买到了一本书。只有寥寥几笔看不出图案的封面,和一句话——“作者是芥川龙之介。您也许不认识他,但请务必看这部作品。”这上边的字据说是这家书店店长亲自去印刷厂要求添加的。所以这本和其他书店买的看起来不一样。“能让店长刮目相看的人,一定有独特之处吧?”于是,怀着这种想法的中原中也沉浸在了书中整整一个月…
6.
芥川龙之介毕业了。他没有选择继续学习,而是选择写作。老人们都说,“这家伙太自大了,只有不断学习才能写出更好的文章!”他并不理会那些声音。沉浸在了写作中。
然而…几年过去了那本书仍未完成。他的日子也开始艰难了起来。

但是期待这本书的人很多。中原中也也不例外。他按着书社给的地址,向芥川龙之介寄了一笔钱。他也想知道这个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在那之后,他也寄过,还寄了一些信。但,从始至终都没有收到回信。一封都没有。
7.
终于,在那一年的12月,在横滨某处的公寓里发现了芥川龙之介的尸体。
经法医鉴定,死者服用了大量安眠药。而在死者手中得到的钥匙,正好能打开藏在暗格里的箱子。里边正是上万人所期待的新作原稿。在床底下,警察还发现了之前的旧稿。所以说…箱子里的正是完稿…。看着首页那两个鲜红的字体,所有人都沉默了。

几个月后,在无数的争论中,芥川龙之介的遗作《遗书》正式上架。书中是芥川龙之介的一生。书中的他,生活在苍白、敏感的世界中。中原中也翻阅着那本书,脑海中重复着封面上的那句话——“即使陨落,也予人馈赠。”
8.
中原中也在黑手党中已经不再活跃了。他将空余的时间用在参观博物馆,游览乡镇上了。别人都说,他这是老了,没追求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这是在走那人走过的路。望着玻璃柜中有些变色的纸稿,他能想象在昏黄的灯光下,那人写作的样子——从容、平静。都是些与书表达的哀伤毫无关键的感情。

又过了很久,他来到了那人的墓前,为他送上了一束花。那是一束蓬蒿菊。

上帝视角
那些钱并没有寄到芥川的手上,而是被养父母家的孩子拿去了。就连那封信,也被揉成纸团、扔到了垃圾桶里。

如果收养芥芥的不是太宰而是他们(二)

【港口黑手党——尾崎红叶(2)】
“不必那么拘束。就当做是自己的家。从今以后,就在黑暗处生存吧。阳光会让你痛苦。”女子看着待在玄关的低头玩着手指的孩子说到。 “我…我没有家了。”孩子小声说道,空洞的眼神里看不出任何感情。像极了人偶。
被束缚着的…市松人偶。透明的丝线限制着他的行动,没有自己的想法。
想必这孩子一定也是被光伤透了心。
穿着和服和披风且持有棍剑的异形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向孩子身上的那些丝线砍去,孩子便跌坐在了地上,却没料到,那丝线竟又长了出来,将孩子再次束缚住,与刚才无异。
尾崎红叶定了定神,低头看着孩子。
芥川当然感受到了她那炽热的目光,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放下手,紧紧盯着地面。
下一秒,他被她抱了起来。她抱的很紧,还用手轻轻拍着他的背。
她在安抚他,就像他母亲做的那样。
眼泪冲垮了堤,不断滚落。
“妈妈…”他小声说着,他只是个孩子,并不是人偶。他也有感情。只是在那生活,就必须抛弃那些多余的情感。他是人,他也有感情。前提是,活着。他必须活着。抑郁、不安、恐惧,让他将自己所剩的一切锁住。
“一切都过去了。没事了。”她尽可能小声地在他耳边说着。
停不下来了。眼泪停不下来了。
芥川哽咽着,有些惊慌地看着她。他怕她会生气。
之前也有人曾打算收养他,但是在他哭完之后,他们便放弃了。
“没关系哦。”似乎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她微笑着说到。
“先去洗澡吧?”

小剧场
芥川抓住了自己的衣服,向后退了退。
他一点都不喜欢水。
“要乖乖的哦…”尾崎红叶眯着眼睛,似笑非笑道。“是害羞了吗?”
芥川的脸马上就红了,却不肯点头。
“自己没问题吗?”
“嗯…”
然而十分钟后…芥川并没有去洗澡。还是被红叶姐拉着去洗澡了。
(芥川君这一点真的非常像是猫啊…wwww)
以及…被发现是男孩子的时候,衣服已经买回来了。是黑白色的和服。
已经来不及了啊…
于是芥川君只能穿着和服了。

开学什么的好糟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