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耶

又名…鸽子…更新啊…你说啥…我没听见…填坑…填坑是啥…

刀與惡犬(預告)

作為現任武裝偵探社社員,泉鏡花對過去並不在意。因為現在她有了一群好夥伴。
但是…在陰影中停留的時候…卻又總是想到一個人。
好奇怪啊。
這麼想著,停止了咀嚼。這個時候,可樂餅是吃不了的了。
一陣微風吹過,吹起了幾根不安分的頭髮。
似乎,這陣風把什麼東西從另一個地方吹來了。

……
與此同時的一棟大樓的樓頂上,站著一名穿著黑色風衣的男子。灰白色的發尾與上半部分的黑色也隨著風舞動。
他只是呆呆地、呆呆地看向某處。
那裡,有著他的希望。和…

如果收养芥芥的不是太宰而是他们(五)

【港口黑手党——森鸥外篇】(2)
1.
吩咐人把东西都准备好后,他便走上楼去叫人。
“爱丽丝酱,有好好对芥川吗?”他半蹲着,身子微微前倾,伸出左手摸了摸金发小女孩的头。
“当然啦!芥川那么可爱的说!”爱丽丝有些嫌弃地小跑到芥川的身边,“再摸头就长不高啦!”
说罢,便转过头,认真地注视着芥川龙之介的眼睛。
“芥川酱绝对不能长得比我还高哦!”
龙之介愣愣地看着她,随后郑重地点了点头。

“其实芥川已经比你高了…”
“林太郎你说什么!”
2.
“幼儿园那种东西也不是很需要。请个老师就好。而且现在这样的春游比幼儿园组织的更自由对吧?”男人那双笑着的眸子注视着芥川低下的头。
他张了张口,却没说一个字。
“嗯?”
“是的。”
“会觉得无聊吗?”
“不…”小小的手把衣袖抓出了褶皱。
“龙之介为什么还是这么拘谨啊…”爱丽丝揉了揉眼睛,又打了个哈气。
“我们是家人对吧?”还是有些困的爱丽丝抱住了芥川龙之介,又闭上了眼睛。
森鸥外察觉到了男孩的身体僵硬了一瞬,但也只是笑了笑,继续看着前方。
3.
在山顶上的一棵樱花树下,摆上了带着方格装饰的野餐布。除了装着食物的篮子,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还把茶几搬了上来。
“果然没有茶的赏樱是不完整的啊…”森鸥外眯着眼睛说道。爱丽丝吃着蛋糕,没有回答,而芥川龙之介则是看着飘落的樱花发呆。
“诶…没人回答我的吗。”
此时爱丽丝像是想到了什么,将蛋糕送到了龙之介的嘴边。
“芥川酱,啊——”
“啊…”他顺从地张开了嘴。

看来森先生还是没有什么地位啊…
4.
“在想什么?”
“啊…没什么…”
这样的对话不止重复了一遍。男孩始终不愿意回答。
“不必这样哦,”他把左手放在了男孩的头上,“希望有一天我能听到你说出真实的想法。”

从未相识(?)

1.尝试刀子注意。
2.与原作剧情无多大出入…

1.
芥川龙之介小的时候,在贫民区生活过一段时间,直到后来,有人领养了他。据他回忆,那是段非常黑暗的日子…每天都要担心自己是否能存活。

中原中也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此时他正在欧洲,所以不在日本。
2.
因为年龄的关系,就没有上幼儿园,直接上小学了。他的成绩没有问题,是全年段第一。只是,没人愿意和他玩,他本身也不爱说话。

此时,中原中也仍在欧洲,平凡完成的他,正在庆功宴上。他摇晃着酒杯,注视着里面的红色的液体。
3.
一晃,芥川龙之介13岁了。上了初中。身为中学生的他,因为身体的原因,没法剧烈运动,所以体育课时,他都在保健室呆着。这时的龙之介的脸也越发俊俏,已经不能再说是可爱了。一些女孩甚至为了见他,在体育课时装病去保健室,只是为了在他隔壁的床上和他一起休息。

中原中也完成了任务,回到了横滨。但又接到了新的任务,日复一日的工作。
4.
又过了几年,龙之介已经是名高中生了。因为苍白的肤色、病弱的身体和优雅的姿态,被爱慕者称为“保健室的贵公子”。身为高中生的他,同时也是学生会会长。在大多数人心中的粉色校园生活中,龙之介成为了SSR般的存在——因为他基本不出席活动。

中原中也的生活仍是没有改变。只不过现在加了和武装侦探社作对以及被前任搭档气到跺jio。
5.
身为大学生的芥川龙之介将自己这些年积攒的作品全部发表了。于是,在文学界掀起了轩然大波。网络上更是有人吐槽“为什么整本读物都是一个作者的文章啊”。虽然后面还有一句“虽然挺好看看不厌就是了…”
嗯,真香。

于是,中原中也在他最喜欢的书店里买到了一本书。只有寥寥几笔看不出图案的封面,和一句话——“作者是芥川龙之介。您也许不认识他,但请务必看这部作品。”这上边的字据说是这家书店店长亲自去印刷厂要求添加的。所以这本和其他书店买的看起来不一样。“能让店长刮目相看的人,一定有独特之处吧?”于是,怀着这种想法的中原中也沉浸在了书中整整一个月…
6.
芥川龙之介毕业了。他没有选择继续学习,而是选择写作。老人们都说,“这家伙太自大了,只有不断学习才能写出更好的文章!”他并不理会那些声音。沉浸在了写作中。
然而…几年过去了那本书仍未完成。他的日子也开始艰难了起来。

但是期待这本书的人很多。中原中也也不例外。他按着书社给的地址,向芥川龙之介寄了一笔钱。他也想知道这个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在那之后,他也寄过,还寄了一些信。但,从始至终都没有收到回信。一封都没有。
7.
终于,在那一年的12月,在横滨某处的公寓里发现了芥川龙之介的尸体。
经法医鉴定,死者服用了大量安眠药。而在死者手中得到的钥匙,正好能打开藏在暗格里的箱子。里边正是上万人所期待的新作原稿。在床底下,警察还发现了之前的旧稿。所以说…箱子里的正是完稿…。看着首页那两个鲜红的字体,所有人都沉默了。

几个月后,在无数的争论中,芥川龙之介的遗作《遗书》正式上架。书中是芥川龙之介的一生。书中的他,生活在苍白、敏感的世界中。中原中也翻阅着那本书,脑海中重复着封面上的那句话——“即使陨落,也予人馈赠。”
8.
中原中也在黑手党中已经不再活跃了。他将空余的时间用在参观博物馆,游览乡镇上了。别人都说,他这是老了,没追求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这是在走那人走过的路。望着玻璃柜中有些变色的纸稿,他能想象在昏黄的灯光下,那人写作的样子——从容、平静。都是些与书表达的哀伤毫无关键的感情。

又过了很久,他来到了那人的墓前,为他送上了一束花。那是一束蓬蒿菊。

上帝视角
那些钱并没有寄到芥川的手上,而是被养父母家的孩子拿去了。就连那封信,也被揉成纸团、扔到了垃圾桶里。

如果收养芥芥的不是太宰而是他们(二)

【港口黑手党——尾崎红叶(2)】
“不必那么拘束。就当做是自己的家。从今以后,就在黑暗处生存吧。阳光会让你痛苦。”女子看着待在玄关的低头玩着手指的孩子说到。 “我…我没有家了。”孩子小声说道,空洞的眼神里看不出任何感情。像极了人偶。
被束缚着的…市松人偶。透明的丝线限制着他的行动,没有自己的想法。
想必这孩子一定也是被光伤透了心。
穿着和服和披风且持有棍剑的异形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向孩子身上的那些丝线砍去,孩子便跌坐在了地上,却没料到,那丝线竟又长了出来,将孩子再次束缚住,与刚才无异。
尾崎红叶定了定神,低头看着孩子。
芥川当然感受到了她那炽热的目光,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放下手,紧紧盯着地面。
下一秒,他被她抱了起来。她抱的很紧,还用手轻轻拍着他的背。
她在安抚他,就像他母亲做的那样。
眼泪冲垮了堤,不断滚落。
“妈妈…”他小声说着,他只是个孩子,并不是人偶。他也有感情。只是在那生活,就必须抛弃那些多余的情感。他是人,他也有感情。前提是,活着。他必须活着。抑郁、不安、恐惧,让他将自己所剩的一切锁住。
“一切都过去了。没事了。”她尽可能小声地在他耳边说着。
停不下来了。眼泪停不下来了。
芥川哽咽着,有些惊慌地看着她。他怕她会生气。
之前也有人曾打算收养他,但是在他哭完之后,他们便放弃了。
“没关系哦。”似乎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她微笑着说到。
“先去洗澡吧?”

小剧场
芥川抓住了自己的衣服,向后退了退。
他一点都不喜欢水。
“要乖乖的哦…”尾崎红叶眯着眼睛,似笑非笑道。“是害羞了吗?”
芥川的脸马上就红了,却不肯点头。
“自己没问题吗?”
“嗯…”
然而十分钟后…芥川并没有去洗澡。还是被红叶姐拉着去洗澡了。
(芥川君这一点真的非常像是猫啊…wwww)
以及…被发现是男孩子的时候,衣服已经买回来了。是黑白色的和服。
已经来不及了啊…
于是芥川君只能穿着和服了。

重点填坑对象…
《选择性失忆》,和《收养》←缩写。

向无尽的大雨献上花束

1.
窗外是雨。窗前站着的人看着窗外漆黑一片的模样,低下了头。
2.
这几天来,黑手党内部充斥着无法抵抗的压抑感。自黑手党前任首领宣布中原中也为下任首领的时候开始,便淹没了整栋建筑。黑色的、无穷尽的…在那之后,前游击部队成员樋口一叶也退出了港口黑手党。
3.
“首领。”戴着黑框眼镜的金发女子出现在中原中也身后。而中原中也像是没听到似的,没有给予回答。
“需要把她杀了吗。”
“不必。她是最不会背叛港口黑手党的人…”他这么说到,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手伸向了窗。
“那里。”
女子朝着中原中也说的方向看去,那儿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黑色石碑。上面没有任何字,但是每天早上,在石碑旁都会出现新的花束。
4.
中原中也撑起了伞,走了出去。注视着石碑。冰冷而坚硬的触感…就像是那个人一样。但是。接触了阳光后,也会变得温暖啊。如果阳光永远不会离开,就会一直、一直保持那样的温度了。
“首领最近还是这样吗?”穿着和服的红发女子问道。
“是的,尾崎大人。”

“今晚大概也是见不到你的了。”又过了许久,他才说道,“要是能牵着你的手睡下就好了。”
说着,转身,走了几步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缓缓说道:“如果明天雨停了的话,就去你睡着的小镇探望你吧。”
5.
空洞的房间被温暖的灯光所填满。耳边是电子时钟的“嘀嗒”声。中原中也拿起了手机,拨打了唯一一个没有注释的号码。即使知道没有人会接听。
电话,被接通了。没有人说话,仅仅只是雨声。
眼泪溢满了眼眶,他哽着嗓子努力回答道:
“晚安。”
骗子…
雨声与抽泣声融合在了一起。他并不想让人知道。
6.
即使明天全世界都消失不见。胸口的疼痛也绝不会消失不见。那里像是有个血洞,他将双手放在左胸上,却也止不住不断往外流的鲜血。
天亮了,身旁非常温暖。他睁开了眼,少年也正注视着他。
“中也先生。”
然而一切都只是幻想。
电子时钟仍在响着。他多希望能够再听到少年的笑声。
7.
时间在不断地流逝…时间,也有终点。只不过万物的终点都在不同的时刻结束。而他的时间在几天前停止了。漫长的黑夜似乎要将他吞噬,他在被子里,放肆地哭着。只有这时候,没有人会知道。
8.
今天。雨仍然没停。
他撑着伞,将花束放在石碑旁边。
“看到了吗?”他将右手小指对着天空,笑着说。
“今天,你也在哭啊…”
“但是为了不让你伤心,我现在,也有好好地笑哦。”
9.
他小心翼翼地从右胸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那是那孩子为数不多的照片。也是唯一一张笑着拍的。
“对了,如果明天雨停了的话,就去你睡着的小镇探望你好了。”
10.
“晚安,芥川君。”

如果田中君和芥川互换了身体…!(一)

夜晚,两个世界的星星都在闪烁着。一对情侣正在公园的长椅上,彼此拥抱着彼此。
“啊,有流星呢!”男人指了指天空,女人顺着方向看了过去,果然看见了两颗流星。
“呀,真的呢!”
“一起许愿如何?”
“好啊…!但是…为什么只有两颗啊?”
“诶?!”
确实,划过夜空的只有两颗流星…而且都是朝彼此的方向过来的!但是,并没有撞上,仅仅只是擦肩而过。不过…有一颗流星划过夜空的速度非常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两人异口同声地吐槽道。

1.
【芥川君的场合】
作为黑手党的一员,醒来的时间比一般人早得多。但是…当芥川龙之介睁开眼的那一刻,他就发现,这不是他的房间!本能的想起身并使用异能力,却没有任何反应。
「这无法抵抗的慵懒是怎么回事…身体…没有什么力气…」
这么想着,芥川龙之介又倒了下去。
「这绝对不是我的身体…啊…不好…眼睛也…」
最后。芥川君…再次睡着了。
2.
【田中君的场合】
而原本应该在这个世界的人,仍在熟睡当中。
一名金发的女子站在门外等着,等了许久,都不见那黑色的身影。
「前辈今天…为什么到这时候还没来?」她皱着眉头说道。
一个虽然矮小但是气场很强大的橙发男子走了过来,头上的帽子很是抢眼。
「樋口?你在这站着干什么?」
「啊…我在等前辈…」
「芥川?说的也是…平时都是他在等你,今天…可能请假了之类的。」
「不可能!前辈从不请假的!」
「莫非是被仇家找上门被拦住了!」女子瞪大了双眼,拔出枪上了膛便往那人住所赶去。
中原中也看着跑远了的樋口一叶喊到「喂!别那么冲动啊!」
「她肯定没听到…」
凭芥川的实力应该是没人敢那么做才对吧…在樋口心里芥川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啊…嘛…算了。
中原中也理了理衣服,去向首领报告去了。
3.
【芥川君的场合】
芥川龙之介再次睁开眼,是被人摇醒的。
「哥哥…哥哥…」
「是银吗…」声音越发清晰。
银是谁…?!莉乃停下了动作,面色阴沉地看着自己的“哥哥”。
芥川龙之介慢慢悠悠的揉了揉眼睛…
唔…这个身体的慵懒感让人无法忽视啊…
待眼前的身影重叠在一起,芥川才放下了手。
「……」
「……」
「哥哥,银是谁。」眼前这个个子小小的女生发话了。
「……」
「没什么。」说完便起了身。果然…罗生门无法使用。身上的衣服也不是原来的。
于是两人的气氛一直持续到莉乃背上书包问他为什么不去上学的时候。
「哥哥。」
「嗯…?」芥川龙之介瘫在沙发上,看着他现在的“妹妹”。
「该去上学了。」
芥川龙之介陷入了沉思。他并没有上过学。只学过…杀人。而莉乃已经拿过了他的书包,帮他背上。
「走吧。」
然而芥川君此刻无法抬起脚…
于是莉乃自然而然地把田中君拖着走了!

这就是…巨力萝莉吧。

「今天,送哥哥去上学了呢。」
4.
【田中君的场合】
「哥哥今天,还没有出来呢…」芥川银看着门丝毫没有打开的意思,有些疑惑地走了过去。
「咚咚咚。」即使敲了三下门,也没听见任何声音。
「哥哥?」
「唔…」田中江慢慢地睁开了眼。
「莉乃?」
因为没看见自己的妹妹,便坐了起来,看着完全陌生的房间,发起了呆。完全没睡醒。
芥川银打开了门,便看到了自己的哥哥正坐在床上发呆的样子。
「哥哥…?」
田中君这才回过神,「你是…?」

呜哇…哥哥不认识我了?!

「你说什么?芥川失忆了?」中原中也撑着桌子站了起来。
「前辈…?!居然…居然失忆了…」这么说前辈一点都不记得我的事了吗?!
樋口小姐的心在哭泣…
芥川银点了点头,在外边,她不能说话。
「行了,我来处理好了…你先去工作吧。」中原中也扶了扶额,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可是大麻烦啊…!他得报告首领!

破碎的镜片(一)

1.三次元向

穿着黑色校服的纤弱少年今天也戴着那副与他不符的黑框眼镜。镜片看起来很厚的样子,镜片后的双眼看起来黯淡无光。而他肩上背着的老式单肩包里满是书籍。一副典型的书呆子的样子。
正是樱花烂漫的时候,新生们都惊讶于美丽的粉色花朵,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他只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罢了。
待到学生们都到教室后,老师才拿起点名册。
“芥川龙之介。”
“是!”坐在最后一排靠窗位置的他站直了身子。声音有些颤抖。
第一个就是他的名字,也就也就意味着,他的入学考试成绩是全班第一。
第一嘛,难免让人多看了两眼。但他知道,别人对他的注意力不会持续太久的。
回答完老师,他如释重负地坐回了椅子上。低头看向干净的桌面。
不如写点什么吧。反正人看上去还有很多的样子。这么想着,他把钢笔和一本墨绿色的本子拿了出来。认真的在页面上书写着。在他刚写完第一段的时候,老师念完了最后一个名字。
“是!”
“好了,同学们先好好交流,互相认识一下,老师需要离开一下。”说着,拿着东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教室。
老师刚一出教室门,教室里就像烧开了的水,每个人都在讨论着。
他依旧在写那个故事。
除去他本身不愿与人交谈外,还有一个原因:他是今天才来这个学校的。其他的同学昨天就来了。他的书也是学校昨晚才送到家里来的。但不知为什么,多了他之后,这个班级的学生数就从偶数变成了奇数。这也就是为什么只有他一人坐在那个位置。
其实本来那个位置也有人坐的,只不过看他一脸阴沉的样子,怕了,就和别人一起坐了。
在门外观察的男人摇了摇头。
看来第一天就不顺啊。
男人这么想着,又看向第一组第四排的一个少年。
时间不知不觉地流走了。
他背上单肩包,低着头,默默离开。
看到空空如也的位置时,男人才发现那个少年早已离开。
“今天怎么了?织田作。”被称为织田作的男人回过神来,看着那人。
“没什么。走吧,俊太。”而那个被叫做俊太的少年正是第一组第四排的那位。
“下午还要来送我哦。也别忘了接我啦。家离这里太远了啊…!”
“还在因为昨天我没接你而生气吗?”
“那当然了!”俊太调高了音量。
“那我该怎样才能让你原谅我呢?”织田作忍住笑,看着他。
“今晚我要吃汉堡肉…”少年把憋红了的脸别过去,不让他看见。
“好。”
而此时此刻,在学校稍远处的芥川家。
杯子被人重重地摔在地上,一块碎片划伤了少年白净的脸。
他的父亲又在发酒疯了。
母亲早在几年前离开了这个家。
他是个被母亲抛弃、被父亲嫌弃的孩子。这点他一直都很明白。
怕碎片伤到人,他便拿来扫把将碎片扫掉。
这一幕每天都要在芥川家上演一次。
表面光鲜亮丽的企业管理者是个喜欢酗酒的家伙。
他已经不会感到悲伤了。对于这个家,他已经麻木了。
处理好这一切,他走向厨房,忙碌了起来。
“玉子…?”男人的声音带着浓厚鼻音,断断续续地嘟囔着。
他看不清眼前的人,又揉了揉眼睛。在看清那人的脸后,便把酒瓶扔到了地上。然后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
芥川没有在意,将晚餐端到桌上后,就带着自己的那一份回到了房间。
吃完了晚餐后,他便起身将碗碟端了出去,顺便也将客厅桌上的一同端走清洗。
因为是正式开学的第一天,老师并没有布置什么作业。少年在做完所有家务后,洗了个澡,躺在了床上。
如果是之前,他一定会想:如果自己长得像父亲或者母亲就好了。那样父亲就不会讨厌自己了。
但在他父亲第十二次发誓要改正又食言后,他就对自己的父亲失去了希望。
一阵睡意袭来,少年蜷缩着身子,睡着了。如果此时的灯光是亮着的,你一定会发现他眉头紧锁,像是在做什么噩梦。
就连睡眠也充斥着不安。

时间魔法师(一)

1.有改动
2.ooc 预警
3.黑敦白芥
芥川龙之介从没见过他的妈妈,因为他是孤儿院的孩子。
“你恨你妈妈吗?”自从他加入侦探社的第一天就被问了这样的问题。
“不。”
“为什么?”直美有些不能理解地问道。
回答她的是一连串的静默。
其实他很想说,因为他连他母亲的模样都记不得了。
看到气氛僵硬,谷崎便说道:“啊…那个!芥川君已经回答过一个问题了,开始下一轮吧?”
“对啊,继续吧,下一轮下一轮~”太宰治注意到了谷崎的眼神,附和道。
之后就没有人问芥川龙之介有关于他母亲的问题了。
时至今日,武装侦探社与港口黑手党联手成功击退外国异能组织——组合后的一天,他依旧不知道他的母亲究竟是谁,更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模样。
即使双方提出了停战,武装侦探社每天仍然有着做不完的工作。
频繁的工作与前辈们的交流充实了每一天的生活,以至于他都不记得这个问题了。
只有在这个时刻——这个明月高悬于空、海浪拍打沙滩的夜晚,他才能腾出时间去想这个问题。
母亲…是怎样的人?
他的脑海里隐隐约约地浮现出一张脸,一张熟悉的但又模糊的脸。
应该是个很温柔的人吧…就像是现在的海风一样…
他侧卧在阳台上的折叠椅上,冰凉的触感让他产生了困意,意识也有些模糊。
她会穿什么样的衣服…?是像日本传统女性一样穿着和服吗…
海风轻抚着他,唱着摇篮曲,已经不想睁开眼睛了。

“早啊,芥川君。”打开门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谷崎的。
“谷崎先生,早。”出于礼貌,他也回了谷崎。
他走到座位上,准备开始新的工作。
芥川龙之介是能胜任文武两职的全才,但社长考虑到芥川的体质问题,他的大多数工作都属于文职。尽管他本人更倾向于武职。
【与谢野小姐表示:“芥川上战场完全没问题的,有问题我也有信心治好。”
“与谢野小姐似乎很希望芥川受伤啊…?”】
“嘭!”门被人狠狠踹开。
武装侦探社的各位都立马进入了防备状态。
“嘛~不要这么警戒嘛~★”黑发男子笑着走了进来。
“是食人虎?!大家快退后!”谷崎第一个反应过来,出声示意非战斗人员撤退。
“先听我说完嘛~★”
看着谷崎和侦探社社员慌乱的样子,他恶劣的笑了笑。这些可不是他的猎物。猩红色的眸子在寻找着那抹白色。
对于危险极为敏感的芥川龙之介已经猜到了,他的目标,是自己。这种能力就是那人出现后觉醒的。
中岛敦慢慢走到芥川龙之介的旁边,抓住了他的手。
“我可是奉首领的命令来带他同我一起执行任务的。”
“芥川君!”谷崎出声的一瞬间,芥川便使出异能“罗生门”像中岛敦攻去。
但中岛敦并没有闪躲。大片的血液染红了他的衣服,铁锈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他不怒反笑,说道,“我是不会放开的。”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芥川龙之介有些失神。但也只是几秒,很快就回过了神。
“停下。”福泽谕吉与江户川乱步一同从社长办公室出来。
“社长?”谷崎不明白社长的意思,芥川君现在可是被对方当做人质啊!
福泽谕吉看向中岛敦,“你们首领的意思我明白了,去吧。”
“社长!怎么可以…”直美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福泽谕吉。武装侦探社可不会以社员作为交换和平的条件!
“社长这么说,那一定是有道理的。”国木田说道。
“国木田先生,怎么就连你…?!”
“国木田说的没错。”乱步拿着棒棒糖,脸上仍是平常的表情。
“乱步先生?!”谷崎兄妹彻底懵了。
“看来您的部下一点都不听您的话啊?”
“贤治。”
“是!”
“送送客人。”
“不必了。”中岛敦半兽化,用尾巴缠住了芥川龙之介的腰。
“我自己走~★”
“唔…”芥川龙之介没有过于慌张,把视线从中岛敦的脸上移开。从中岛敦一进来,他就一直注视着中岛敦。芥川龙之介只觉得这个人很奇怪。
他的小动作,中岛敦都知道。喜悦之情抑制不住地往外涌,他也加快了速度向远方跑去。

时间魔法师(预告)

芥川龙之介从未见过他的母亲。也许见过,只是他忘了而已。
“真的不想见她吗?”一位穿着西式服装的男子说道。他背对着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看不到他的正脸,更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是谁。
“我想你这辈子是不能再见到第二个像我这样能操控时间的异能者了。”
“考虑的如何?”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