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灯河上人

明天就解放啦!

做了多余的事…明明自己也不怎么样啊…嘛。还是看看怎么写打斗戏吧。晚安,千灯桑。

正在做准备。因为打斗场景对于我来说很难。正在想办法解决。毕竟第一幕就是个大场面啊。也许只是对我来说吧ww…嘛,拿出干劲来啊千灯!

没有特征、固定时间、不高产…好失败。

神志不清

为几个月前的刀子做补偿。哭唧唧。我错了。我不该写刀子,本来粮就少。

破碎的镜片(一)

1.三次元向

穿着黑色校服的纤弱少年今天也戴着那副与他不符的黑框眼镜。镜片看起来很厚的样子,镜片后的双眼看起来黯淡无光。而他肩上背着的老式单肩包里满是书籍。一副典型的书呆子的样子。
正是樱花烂漫的时候,新生们都惊讶于美丽的粉色花朵,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他只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罢了。
待到学生们都到教室后,老师才拿起点名册。
“芥川龙之介。”
“是!”坐在最后一排靠窗位置的他站直了身子。声音有些颤抖。
第一个就是他的名字,也就也就意味着,他的入学考试成绩是全班第一。
第一嘛,难免让人多看了两眼。但他知道,别人对他的注意力不会持续太久的。
回答完老师,他如释重负地坐回了椅子上。低头看向干净的桌面。
不如写点什么吧。反正人看上去还有很多的样子。这么想着,他把钢笔和一本墨绿色的本子拿了出来。认真的在页面上书写着。在他刚写完第一段的时候,老师念完了最后一个名字。
“是!”
“好了,同学们先好好交流,互相认识一下,老师需要离开一下。”说着,拿着东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教室。
老师刚一出教室门,教室里就像烧开了的水,每个人都在讨论着。
他依旧在写那个故事。
除去他本身不愿与人交谈外,还有一个原因:他是今天才来这个学校的。其他的同学昨天就来了。他的书也是学校昨晚才送到家里来的。但不知为什么,多了他之后,这个班级的学生数就从偶数变成了奇数。这也就是为什么只有他一人坐在那个位置。
其实本来那个位置也有人坐的,只不过看他一脸阴沉的样子,怕了,就和别人一起坐了。
在门外观察的男人摇了摇头。
看来第一天就不顺啊。
男人这么想着,又看向第一组第四排的一个少年。
时间不知不觉地流走了。
他背上单肩包,低着头,默默离开。
看到空空如也的位置时,男人才发现那个少年早已离开。
“今天怎么了?织田作。”被称为织田作的男人回过神来,看着那人。
“没什么。走吧,俊太。”而那个被叫做俊太的少年正是第一组第四排的那位。
“下午还要来送我哦。也别忘了接我啦。家离这里太远了啊…!”
“还在因为昨天我没接你而生气吗?”
“那当然了!”俊太调高了音量。
“那我该怎样才能让你原谅我呢?”织田作忍住笑,看着他。
“今晚我要吃汉堡肉…”少年把憋红了的脸别过去,不让他看见。
“好。”
而此时此刻,在学校稍远处的芥川家。
杯子被人重重地摔在地上,一块碎片划伤了少年白净的脸。
他的父亲又在发酒疯了。
母亲早在几年前离开了这个家。
他是个被母亲抛弃、被父亲嫌弃的孩子。这点他一直都很明白。
怕碎片伤到人,他便拿来扫把将碎片扫掉。
这一幕每天都要在芥川家上演一次。
表面光鲜亮丽的企业管理者是个喜欢酗酒的家伙。
他已经不会感到悲伤了。对于这个家,他已经麻木了。
处理好这一切,他走向厨房,忙碌了起来。
“玉子…?”男人的声音带着浓厚鼻音,断断续续地嘟囔着。
他看不清眼前的人,又揉了揉眼睛。在看清那人的脸后,便把酒瓶扔到了地上。然后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
芥川没有在意,将晚餐端到桌上后,就带着自己的那一份回到了房间。
吃完了晚餐后,他便起身将碗碟端了出去,顺便也将客厅桌上的一同端走清洗。
因为是正式开学的第一天,老师并没有布置什么作业。少年在做完所有家务后,洗了个澡,躺在了床上。
如果是之前,他一定会想:如果自己长得像父亲或者母亲就好了。那样父亲就不会讨厌自己了。
但在他父亲第十二次发誓要改正又食言后,他就对自己的父亲失去了希望。
一阵睡意袭来,少年蜷缩着身子,睡着了。如果此时的灯光是亮着的,你一定会发现他眉头紧锁,像是在做什么噩梦。
就连睡眠也充斥着不安。

时间魔法师(一)

1.有改动
2.ooc 预警
3.黑敦白芥
芥川龙之介从没见过他的妈妈,因为他是孤儿院的孩子。
“你恨你妈妈那吗?”自从他加入侦探社的第一天就被问了这样的问题。
“不。”
“为什么?”直美有些不能理解地问道。
回答她的是一连串的静默。
其实他很想说,因为他连他母亲的模样都记不得了。
看到气氛僵硬,谷崎便说道:“啊…那个!芥川君已经回答过一个问题了,开始下一轮吧?”
“对啊,继续吧,下一轮下一轮~”太宰治注意到了谷崎的眼神,附和道。
之后就没有人问芥川龙之介有关于他母亲的问题了。
时至今日,武装侦探社与港口黑手党联手成功击退外国异能组织——组合后的一天,他依旧不知道他的母亲究竟是谁,更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模样。
即使双方提出了停战,武装侦探社每天仍然有着做不完的工作。
频繁的工作与前辈们的交流充实了每一天的生活,以至于他都不记得这个问题了。
只有在这个时刻——这个明月高悬于空、海浪拍打沙滩的夜晚,他才能腾出时间去想这个问题。
母亲…是怎样的人?
他的脑海里隐隐约约地浮现出一张脸,一张熟悉的但又模糊的脸。
应该是个很温柔的人吧…就像是现在的海风一样…
他侧卧在阳台上的折叠椅上,冰凉的触感让他产生了困意,意识也有些模糊。
她会穿什么样的衣服…?是像日本传统女性一样穿着和服吗…
海风轻抚着他,唱着摇篮曲,已经不想睁开眼睛了。

“早啊,芥川君。”打开门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谷崎的。
“谷崎先生,早。”出于礼貌,他也回了谷崎。
他走到座位上,准备开始新的工作。
芥川龙之介是能胜任文武两职的全才,但社长考虑到芥川的体质问题,他的大多数工作都属于文职。尽管他本人更倾向于武职。
【与谢野小姐表示:“芥川上战场完全没问题的,有问题我也有信心治好。”
“与谢野小姐似乎很希望芥川受伤啊…?”】
“嘭!”门被人狠狠踹开。
武装侦探社的各位都立马进入了防备状态。
“嘛~不要这么警戒嘛~★”黑发男子笑着走了进来。
“是食人虎?!大家快退后!”谷崎第一个反应过来,出声示意非战斗人员撤退。
“先听我说完嘛~★”
看着谷崎和侦探社社员慌乱的样子,他恶劣的笑了笑。这些可不是他的猎物。猩红色的眸子在寻找着那抹白色。
对于危险极为敏感的芥川龙之介已经猜到了,他的目标,是自己。这种能力就是那人出现后觉醒的。
中岛敦慢慢走到芥川龙之介的旁边,抓住了他的手。
“我可是奉首领的命令来带他同我一起执行任务的。”
“芥川君!”谷崎出声的一瞬间,芥川便使出异能“罗生门”像中岛敦攻去。
但中岛敦并没有闪躲。大片的血液染红了他的衣服,铁锈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他不怒反笑,说道,“我是不会放开的。”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芥川龙之介有些失神。但也只是几秒,很快就回过了神。
“停下。”福泽谕吉与江户川乱步一同从社长办公室出来。
“社长?”谷崎不明白社长的意思,芥川君现在可是被对方当做人质啊!
福泽谕吉看向中岛敦,“你们首领的意思我明白了,去吧。”
“社长!怎么可以…”直美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福泽谕吉。武装侦探社可不会以社员作为交换和平的条件!
“社长这么说,那一定是有道理的。”国木田说道。
“国木田先生,怎么就连你…?!”
“国木田说的没错。”乱步拿着棒棒糖,脸上仍是平常的表情。
“乱步先生?!”谷崎兄妹彻底懵了。
“看来您的部下一点都不听您的话啊?”
“贤治。”
“是!”
“送送客人。”
“不必了。”中岛敦半兽化,用尾巴缠住了芥川龙之介的腰。
“我自己走~★”
“唔…”芥川龙之介没有过于慌张,把视线从中岛敦的脸上移开。从中岛敦一进来,他就一直注视着中岛敦。芥川龙之介只觉得这个人很奇怪。
他的小动作,中岛敦都知道。喜悦之情抑制不住地往外涌,他也加快了速度向远方跑去。

新历的生日~生日快乐,我自己。为什么我没睡并且又爬起来了呢?因为!我记起来今天是我新历生日所以蹦起来了!

时间魔法师(预告)

芥川龙之介从未见过他的母亲。也许见过,只是他忘了而已。
“真的不想见她吗?”一位穿着西式服装的男子说道。他背对着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看不到他的正脸,更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是谁。
“我想你这辈子是不能再见到第二个像我这样能操控时间的异能者了。”
“考虑的如何?”



“好。”

说起来今天是我生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