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灯河上人

又名…鸽子…更新啊…你说啥…我没听见…填坑…填坑是啥…

选择性失忆(二)

“蛛丝症,由病毒‘蜘蛛’引起的传染病?”
“嗯。”与谢野晶子没有回头去看那个人,依旧专心的敲打着键盘。
“与谢野晶子小姐真是努力啊…都不搭理我呢…。”男人怨念的小声嘟囔道。
“哈?前任通缉犯黑手党最年轻的干部——太宰治先生?”她故意拉长了声音,用着有些滑稽的语调说着。“请您不要打扰我工作好吗?”
太宰治知道,她在夸张的模仿以前称呼他名字下属的口吻。
“啊呀…真是冷淡啊。还有呢,与谢野小姐,你忘了一件事哦?”
他用双手捂住脸,做了个摘除的动作。但他脸上并没有面具、亦或者口罩之类的可以遮住脸的东西。
“我现在,可是武装侦探社的现成员。”
“是吗。也许吧。我要忙了,请不要打扰我。不然我就要以‘不知道太宰治弃暗投明’为由进行‘防卫’了。”她终于回过头来,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您肯定知道,就算您用了‘人间失格’,我也可以用这些可爱的东西…”
她对着腿边的咖啡色袋子进行了一番深情对视。仿佛里面装的不是冰冷的铁制品,而是一只活泼可爱的小猫。
“好的好的!那么我先走了。”
关上的门发出了轻微的响声。
其实他在与谢野晶子发现之前就进来了,上面的内容他也看到了。
但当他看到那个名字的时候,心里还是忍不住颤了一下。
那是,他的小笨蛋君啊。
想着,握着一小块白色手帕的手握的更紧了。它曾是那人不离身的。

已经是深夜。与谢野晶子仍旧待在办公室内,人都差不多走了。除了社长、秘书小姐之外,只有国木田独步——那个熟读《最佳员工手册》甚至倒背如流的人。如果她没记错,第一条就是……
“身为最佳员工,不能来的比社长晚,更不能走的比社长早。”
与谢野晶子小姐表示,无法理解为什么他能被曾经是敌人的太宰治那么容易忽悠过去。
她抿了口咖啡,打起精神继续敲打着键盘。
啊不,现在的工作是她最感兴趣的,乐此不疲呢。喝咖啡只是喜欢,更是习惯。毕竟咖啡是加班,啊不,不能这么说,现在是,工作必备品啊。
于此同时,坐在办公室的还有一个人。
那就是…
中原中也。
他打了个哈欠。
啊…真困啊。
“咚咚咚。”
“谁?”
“……”
“是芥川吗?”
……
应该是了…。芥川恢复了之后,不记得所有事了。也就是——失忆了!
他伸了个懒腰,去开了门,便看到了穿着黑白色兔子连体服的人儿。
他低着头,一言不发。
“怎么了?”中原中也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唔。不算很烫。倒是有点发冷。”他又看了看眼前人的脸。
惨白惨白的。
然后眼前的人就突然抱住了他。
“?!”
“芥川?”
他把头埋的更深了。肩膀轻微的颤抖着。
这孩子…做噩梦了吗。
“好了好了,”中原中也轻轻拍打着芥川龙之介的背。“我在呢,别害怕了。”
芥川龙之介这才抬起头,微微泛红的眼角上是一颗颗晶莹的泪珠。
中原中也还没反应过来,小兔子就又把头埋他怀里了。
“是不是困了?冷不冷?”
小兔子没说话。
“那,我们走吧。”他松开了小兔子,关上了灯和门,抱着小兔子离开了。小兔子在回去的路上睡着了。等到家的时候,中原中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轻轻的把小兔子放在床上,替他盖好了被子。当然那被子上也算是黑白色的兔子。这一整个房间都是兔子。
他关上了灯,小心翼翼的钻进了被子,抱着身边的小兔子,中原中也舒服的叹了口气。
“晚安,芥川。”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评论(1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