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禾

又名…鸽子…更新啊…你说啥…我没听见…填坑…填坑是啥…

砂糖で満たされない心(二)

人虎、被扔出去的手机、太宰先生。
直到他不顾一切跳过去、握住。那一刻,心中的情感都随着心的破裂而倾泻而出。那颜色,是红的。鲜红的。
人虎刚才明明是在和太宰先生对话的吧…?
为什么…?!
为什么他轻易就能得到的东西,自己无论再怎么努力都得不到…

一直重复着,像是突然被海啸所吞没的情感是什么呢。
浮上去,又沉下。在生死的边缘徘徊着。

食物、尸体、贫民窟。
那是这个世界最黑暗的地方。最底层。一旦掉下来,就别再想上去了。
他没那么幸运,并没有在中上层待过。他一出生便在这。他的母亲死了。被一个陌生男生枪杀。那人还笑着拖着他母亲的尸体离开了。他躲在床下,一直没出声。幼小的身躯颤抖着。那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他在这个地方离死亡的距离究竟有多近。
稚嫩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他咬着唇,两行清泪缓缓流下。
母亲留下的血迹还留在地上。那个眼神他还记得。绝望而又遗憾的眼神。
他不敢爬出来。也许下一秒就又会出现那样的人。他就在那,呆了一晚上。他后半夜才睡着。他实在太困了。再次醒来,是因为梦。带着不安醒来的芥川还未彻底清醒,双眼蒙上了水雾。
他下意识的喊了一声,
“妈妈?”
可是哪有人会回应呢。
母亲,早在昨天就离去了。
他迷茫的看了看周围,以为是不小心滚下来了。便爬出了床底。
他小声地试探到,
“妈妈?”
依旧没有人回应。
“妈妈!”
瘦小的孩子瘫坐在地上,触摸到了湿粘的液体。
凑近了鼻子,
那是血。
他想起来了。
那是他母亲的血。
他的母亲,死了。
一瞬间,黑色的波浪覆盖了整个房子。
他失控了。
却又在一瞬间,黑色的波浪恢复了原样。
年幼的芥川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是午夜。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夹杂着雷声。他站了起来,离开了屋子。雨冲刷着他衣服上的血迹,敲打着他的灵魂。像是迷途的羔羊,正是猎人与狼的最佳目标。
果不其然,一双眼睛正在暗处闪着光。
目光停留在他脆弱的脖颈上,下一瞬,一双冰冷的手便如蛇一般缠了上去。
倒下了。那个人。
黑色的衣角上被新鲜的血液浸透。它贪婪的吸允着每一滴甜美的液体,又突然停止了动作,变回了原样,跟着它的主人继续前进着。
谁能想到看似柔弱的羔羊实则是一只长着獠牙的狼狗呢。
他拆开糖纸,把糖果含在口中。
脚步轻轻的在空气中传播开来,等着下一个猎人出现。

还不够。还不够!
体内,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