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灯河上人

又名…鸽子…更新啊…你说啥…我没听见…填坑…填坑是啥…

当芥芥喝醉了每个人的反应(二)

【武装侦探社的场合~】
1.泉镜花
看到人先是猛的僵住,然后颤抖着手打通了给中岛敦的电话。
不要…不要!杀了他!杀了他就不用回去了!
“镜花,本就该生长在黑暗之中。”
“镜花,一旦接触到阳光便会被灼烧殆尽。”
“镜花,身为港口黑手党一员就应该做好为组织而死的觉悟。”
什么?!
不要…够了,我已经不想杀人了…
我想变回去啊…
趁着现在他没有防备,杀了,就能一了百了了。
眼泪“啪嗒,啪嗒,啪嗒”的掉落在地上。
却又想起他也曾用手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对她说:“活下去。”紧握着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镜花酱?”
“嘟嘟嘟嘟嘟…”
2.中岛敦
电话被挂断了,只剩忙音。他发动异能化身为半虎向泉镜花的方向奔去。
“镜花,你一定要没事啊。”
看到了那个红色的瘦小身影,他才安下心来。可又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人和镜花掉着眼泪,手机也在地上的样子,他又不淡定了…
镜花…杀了芥川?!
人死不能复生,他走到镜花面前,摸了摸她的头。
“镜花。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他死了,也许对他来说是种解脱呢?”
谁知镜花哭的更欢了。
那个人也曾别过脸这样对她说过。
中岛乱了手脚,只好先递上手帕再去看地上那具“尸体”。
“尸体”的脸上还有淡淡的红晕,但皱着眉头,突然,一个翻身!
中岛敦被吓得退了几步。
咦,没死?
走近蹲下仔细的打量着,其实他还,挺好看的?
可是现在这个情况,还是要支援的吧…
于是他拨打了太宰先生的电话,示意要把芥川带回去控制住。
他好像看到,芥川听到太宰先生的声音时,眉头舒展了一会儿。但时间太短了,他都以为是他看错了呢。
3.福泽谕吉and猫(江户川乱步)
盯着被中岛敦放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的迷之生物发起了呆。
“这是?”
“啊…这是芥川龙之介。”中岛敦挠了挠头,哎,该怎么跟社长解释呢。
“社长~我回来了~买了很多pocky哦~”江户川乱步正提着两大袋的pocky,一看到社长完全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不满的鼓起了腮。
“社长,在想什么?”
福泽谕吉这才回过神,“啊,我在想他这个样子很像猫。”
江户川乱步听了,把两大袋pocky放在桌上,然后小跑过来扑到福泽谕吉的怀里,说:“您这不是有了一只吗~所以,不准看别的猫哦~”
福泽谕吉难得地脸红了。
4.与谢野晶子
一脸黑人问号。咦这个小朋友好眼熟怎么和我某个研究对象那么相似呢?【蜘蛛病毒剧情乱入hhhhhhhhhh】
“哦呀,是受伤了吗?需要治疗吗?”扛起长40米的大柴刀。【滑稽。40米大柴刀你怕不怕】
在敦君的劝说下,与谢野医生放下了柴刀。
这场面用一句话来说,就是。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5.谷崎润一郎和谷崎润直美
谷崎润君一脸警戒的把直美护在身后。
“啊讨厌啦哥哥~”直美不安分的把手伸入谷崎润的上衣中,谷崎润浑身一僵。
【歪,别公然开车啊!!!!!】
6.国木田独步
心情复杂的看着社里的人。
等等怎么都这样啊?那可是不吠狂犬啊!即使现在安静的像只猫也!
然而几秒后…
啊…好可爱。这明明是写作恶犬读作萌猫吧!!!!!
红着脸扶了扶眼镜。
7.太宰治
“一个人~~是无法~~殉情的~~两个人~~就可以~~好ギリギリeye~~ ​”哼着歌的太宰治打卡了门,然后摘下了耳机。咦。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唔。小笨蛋君。
想着走向了那个人。
哦呀,这是喝醉了吗?
明明连一杯酒都喝不下的吧?怎么现在醉成这个样子。
轻轻的抱起沙发上的人,准备离开。
“等等,你做什么?”国木田道。
“我不是最合适的看护人吗?”太宰治微微一笑。
国木田低下头。
是啊。他是他的师傅,又用异能卸下他的防备。

评论(8)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