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禾

又名…鸽子…更新啊…你说啥…我没听见…填坑…填坑是啥…

誰ですか?

织田作醒来。入目是一片素白,以及与其融为一体的少年。少年穿着白色的小洋裙,正趴在他身边。微弱的呼吸声在夜晚的病房里格外清晰。?
他并没有死。并没有死。
怎么回事?他想到。伸出了双手在眼前看了看,完好无损。又向头上探去,没有任何绷带,更没有子弹造成的伤口。
不对。他记得他死了。头上似乎真的出现了一个洞,正留着血,向下滴。
快滴到少年的时候,他猛的一惊,倒也清醒过来了。
他确实活着,少年额头的温度从双手传来告诉他。
少年的呼吸声有些不稳,原本皱着的眉头又皱了一点。织田作感觉到那人的动作,便看了过去。
正巧,与那人对视上了。
少年的眼睛里还留有水雾,似乎是做了什么噩梦。
芥川龙之介有些迷茫的看了看织田作,“我在做梦对吗,织田作先生?”他垂下眸子,声音更小了。
“织田作先生,我好想你。”他这么说着,竟哭了出来,透明液体从眼角缓缓落下。少年张开双臂,抱住了他。
眼前这个人。远不是他见过的那个。他更无助、可怜。需要人怜悯。而那个人强大、凶残,若是帮了,指不定还咬你一口。
也许是一时不对劲,他竟也抱住了少年。
他柔着声音说,“没事了。”
他的先生,真的没事了。少年一激动,竟无法言语,只是定定的看着他。
织田作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更能感受到他的一举一动。少年在颤抖。
“没事了。”织田作伸出手,在他的背上轻轻拍着,像一个在安抚被惊醒的孩子的父亲。
“嗯…。”他强忍住泪水,哽咽到。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