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灯河上人

又名…鸽子…更新啊…你说啥…我没听见…填坑…填坑是啥…

花瓣

他一如既往地来到墓园外边,坐在石质长椅上。
他想进去,却又皱了皱眉。
他张了张口,像是要说些什么。纤细的手指一下一下刮着冰冷的石面。
终于,下定了决心。走了进去。
他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所以手上空空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
他都不知道自己来这几次了。
叹息一声,直直走向墓园中央的无名墓碑。
他看了看周围,这里太偏僻了,没有什么人会来。
他做的究竟值不值得?
黑色的乌鸦在墓园上盘旋,死亡的气息包围了他。他觉得有些亲切。
他是在刀尖上舔血的人。死亡对于他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了。与狼共舞?可以这么说。他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这句话。
他蹲下身,用手抚摸着白色的墓碑,上面有些凹陷,浅浅的一片。
他想开口,把上面的一个个拼凑起来。
算是不幸吗。怎么看都不应该是在这的人,最后却为了这而死。
这让他想到了那些人,因为抓的都是罪大恶极的人,所以立的墓碑上都不能写上名字。害怕自己的家人被牵连。
毕竟那些人出狱后可指不定会做出什么。
他用手帕捂住了嘴。
“咳咳…”
白色的手帕染上了红色,上面还有一些黑色的小块。
看起来像是花瓣。
他想,自己应该也活不了多久了。
这也许是最后一次来这了吧。
他起身,不紧不慢地离开了这。
在回去的路上,他看到了一种紫色的花。
它把自己包围了。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走着走着就到这了。
到处都是紫色的花。阳光很温和,微风也时不时吹过。就像是小孩子的梦一样。
他决定离开这。
走着走着,却又看到一个亭子。里面好像站着一个人。
太远了。他便努力地靠近,花粉的味道让他的鼻子有些发痒。
他穿着卡其色的衣服,看起来很高大。
终于,到了亭子前。
他鼻子一酸,眼泪便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

“织田作…?”





之后,有人在墓园扫墓的时候,发现中央那个无名墓碑那散落着几片黑色的花瓣。
“谁的恶作剧啊,送这种不祥的花。”
于是,他拿起了扫把,打算把花瓣扫去。谁知,那花瓣像是黏在了上面一样,扫也扫不掉。
“真是奇怪啊。”
他慢悠悠地离开了,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一阵哭声传来,雨滴打在了地上。啊,下雨了。

花瓣渐渐融化,被雨水带走了。

如果你要问我那天来的那个人去哪儿了,我只能告诉你,有人在小路上看见了一个黑衣少年的尸体。应该就是他了。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