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禾

又名…鸽子…更新啊…你说啥…我没听见…填坑…填坑是啥…

时间魔法师(一)

1.有改动
2.ooc 预警
3.黑敦白芥
芥川龙之介从没见过他的妈妈,因为他是孤儿院的孩子。
“你恨你妈妈吗?”自从他加入侦探社的第一天就被问了这样的问题。
“不。”
“为什么?”直美有些不能理解地问道。
回答她的是一连串的静默。
其实他很想说,因为他连他母亲的模样都记不得了。
看到气氛僵硬,谷崎便说道:“啊…那个!芥川君已经回答过一个问题了,开始下一轮吧?”
“对啊,继续吧,下一轮下一轮~”太宰治注意到了谷崎的眼神,附和道。
之后就没有人问芥川龙之介有关于他母亲的问题了。
时至今日,武装侦探社与港口黑手党联手成功击退外国异能组织——组合后的一天,他依旧不知道他的母亲究竟是谁,更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模样。
即使双方提出了停战,武装侦探社每天仍然有着做不完的工作。
频繁的工作与前辈们的交流充实了每一天的生活,以至于他都不记得这个问题了。
只有在这个时刻——这个明月高悬于空、海浪拍打沙滩的夜晚,他才能腾出时间去想这个问题。
母亲…是怎样的人?
他的脑海里隐隐约约地浮现出一张脸,一张熟悉的但又模糊的脸。
应该是个很温柔的人吧…就像是现在的海风一样…
他侧卧在阳台上的折叠椅上,冰凉的触感让他产生了困意,意识也有些模糊。
她会穿什么样的衣服…?是像日本传统女性一样穿着和服吗…
海风轻抚着他,唱着摇篮曲,已经不想睁开眼睛了。

“早啊,芥川君。”打开门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谷崎的。
“谷崎先生,早。”出于礼貌,他也回了谷崎。
他走到座位上,准备开始新的工作。
芥川龙之介是能胜任文武两职的全才,但社长考虑到芥川的体质问题,他的大多数工作都属于文职。尽管他本人更倾向于武职。
【与谢野小姐表示:“芥川上战场完全没问题的,有问题我也有信心治好。”
“与谢野小姐似乎很希望芥川受伤啊…?”】
“嘭!”门被人狠狠踹开。
武装侦探社的各位都立马进入了防备状态。
“嘛~不要这么警戒嘛~★”黑发男子笑着走了进来。
“是食人虎?!大家快退后!”谷崎第一个反应过来,出声示意非战斗人员撤退。
“先听我说完嘛~★”
看着谷崎和侦探社社员慌乱的样子,他恶劣的笑了笑。这些可不是他的猎物。猩红色的眸子在寻找着那抹白色。
对于危险极为敏感的芥川龙之介已经猜到了,他的目标,是自己。这种能力就是那人出现后觉醒的。
中岛敦慢慢走到芥川龙之介的旁边,抓住了他的手。
“我可是奉首领的命令来带他同我一起执行任务的。”
“芥川君!”谷崎出声的一瞬间,芥川便使出异能“罗生门”像中岛敦攻去。
但中岛敦并没有闪躲。大片的血液染红了他的衣服,铁锈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他不怒反笑,说道,“我是不会放开的。”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芥川龙之介有些失神。但也只是几秒,很快就回过了神。
“停下。”福泽谕吉与江户川乱步一同从社长办公室出来。
“社长?”谷崎不明白社长的意思,芥川君现在可是被对方当做人质啊!
福泽谕吉看向中岛敦,“你们首领的意思我明白了,去吧。”
“社长!怎么可以…”直美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福泽谕吉。武装侦探社可不会以社员作为交换和平的条件!
“社长这么说,那一定是有道理的。”国木田说道。
“国木田先生,怎么就连你…?!”
“国木田说的没错。”乱步拿着棒棒糖,脸上仍是平常的表情。
“乱步先生?!”谷崎兄妹彻底懵了。
“看来您的部下一点都不听您的话啊?”
“贤治。”
“是!”
“送送客人。”
“不必了。”中岛敦半兽化,用尾巴缠住了芥川龙之介的腰。
“我自己走~★”
“唔…”芥川龙之介没有过于慌张,把视线从中岛敦的脸上移开。从中岛敦一进来,他就一直注视着中岛敦。芥川龙之介只觉得这个人很奇怪。
他的小动作,中岛敦都知道。喜悦之情抑制不住地往外涌,他也加快了速度向远方跑去。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