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灯河上人

又名…鸽子…更新啊…你说啥…我没听见…填坑…填坑是啥…

破碎的镜片(一)

1.三次元向

穿着黑色校服的纤弱少年今天也戴着那副与他不符的黑框眼镜。镜片看起来很厚的样子,镜片后的双眼看起来黯淡无光。而他肩上背着的老式单肩包里满是书籍。一副典型的书呆子的样子。
正是樱花烂漫的时候,新生们都惊讶于美丽的粉色花朵,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他只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罢了。
待到学生们都到教室后,老师才拿起点名册。
“芥川龙之介。”
“是!”坐在最后一排靠窗位置的他站直了身子。声音有些颤抖。
第一个就是他的名字,也就也就意味着,他的入学考试成绩是全班第一。
第一嘛,难免让人多看了两眼。但他知道,别人对他的注意力不会持续太久的。
回答完老师,他如释重负地坐回了椅子上。低头看向干净的桌面。
不如写点什么吧。反正人看上去还有很多的样子。这么想着,他把钢笔和一本墨绿色的本子拿了出来。认真的在页面上书写着。在他刚写完第一段的时候,老师念完了最后一个名字。
“是!”
“好了,同学们先好好交流,互相认识一下,老师需要离开一下。”说着,拿着东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教室。
老师刚一出教室门,教室里就像烧开了的水,每个人都在讨论着。
他依旧在写那个故事。
除去他本身不愿与人交谈外,还有一个原因:他是今天才来这个学校的。其他的同学昨天就来了。他的书也是学校昨晚才送到家里来的。但不知为什么,多了他之后,这个班级的学生数就从偶数变成了奇数。这也就是为什么只有他一人坐在那个位置。
其实本来那个位置也有人坐的,只不过看他一脸阴沉的样子,怕了,就和别人一起坐了。
在门外观察的男人摇了摇头。
看来第一天就不顺啊。
男人这么想着,又看向第一组第四排的一个少年。
时间不知不觉地流走了。
他背上单肩包,低着头,默默离开。
看到空空如也的位置时,男人才发现那个少年早已离开。
“今天怎么了?织田作。”被称为织田作的男人回过神来,看着那人。
“没什么。走吧,俊太。”而那个被叫做俊太的少年正是第一组第四排的那位。
“下午还要来送我哦。也别忘了接我啦。家离这里太远了啊…!”
“还在因为昨天我没接你而生气吗?”
“那当然了!”俊太调高了音量。
“那我该怎样才能让你原谅我呢?”织田作忍住笑,看着他。
“今晚我要吃汉堡肉…”少年把憋红了的脸别过去,不让他看见。
“好。”
而此时此刻,在学校稍远处的芥川家。
杯子被人重重地摔在地上,一块碎片划伤了少年白净的脸。
他的父亲又在发酒疯了。
母亲早在几年前离开了这个家。
他是个被母亲抛弃、被父亲嫌弃的孩子。这点他一直都很明白。
怕碎片伤到人,他便拿来扫把将碎片扫掉。
这一幕每天都要在芥川家上演一次。
表面光鲜亮丽的企业管理者是个喜欢酗酒的家伙。
他已经不会感到悲伤了。对于这个家,他已经麻木了。
处理好这一切,他走向厨房,忙碌了起来。
“玉子…?”男人的声音带着浓厚鼻音,断断续续地嘟囔着。
他看不清眼前的人,又揉了揉眼睛。在看清那人的脸后,便把酒瓶扔到了地上。然后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
芥川没有在意,将晚餐端到桌上后,就带着自己的那一份回到了房间。
吃完了晚餐后,他便起身将碗碟端了出去,顺便也将客厅桌上的一同端走清洗。
因为是正式开学的第一天,老师并没有布置什么作业。少年在做完所有家务后,洗了个澡,躺在了床上。
如果是之前,他一定会想:如果自己长得像父亲或者母亲就好了。那样父亲就不会讨厌自己了。
但在他父亲第十二次发誓要改正又食言后,他就对自己的父亲失去了希望。
一阵睡意袭来,少年蜷缩着身子,睡着了。如果此时的灯光是亮着的,你一定会发现他眉头紧锁,像是在做什么噩梦。
就连睡眠也充斥着不安。

评论

热度(7)